搜尋
  • 香港歷史及文化教育協會

活動推介 : 【開方講堂】國際前線——統合與分裂

報名 : http://bit.ly/jptalks2019nov



愛因斯坦曾這樣說:「過去、現在和將來並無分別,只是幻像而已。」中國古代詩人陸游也有兩句詩:「三十萬年如電掣,不曾記得不曾忘。」他們分別指出人類歷史是一個大循環,在紛分和合之間兜轉。

香港人從過去遠觀國際政治,到現在試圖與國際政治共舞,建構世界公民身份之際,但自零八年金融危機爆發後,始於冷戰結束的全球化卻正逐漸瓦解,地球村受到民族民粹主義的挑戰。無論冷戰前後又或在新舊秩序交替之間,許多國家都歷經了解構、重組等紛分和合與考驗。而在這過程中,我們又可汲取怎麼樣的教訓?

作為站在國際前線的本課程講者張翠容,傾出她的第一手現場觀察,與大家一起疏理一條國際脈絡來作我們的鏡子,以國際知識的養料來裝備自己,增進對自身以及世界的理解,為我城重新出發。


【講者簡介】

張翠容小姐,獨立新聞工作者,戰地記者,專注採訪國際事務,特別是處於邊緣的第三世界國家。著有《拉丁美洲真相之路》、《另一片海:阿拉伯之春、歐債風暴與新自由主義之殤》和《歐亞現場:見證現代化浪潮下的矛盾與衝突》等書籍。


【課程資料】

日期:2019年11月30日(六),12月7日(六),12月14日(六),12月21日(六)

*請注意,是連續4個星期六 時間:11:00 - 13:00 地點:荔枝角長沙灣道650號中國船舶大廈7樓706室(荔枝角港鐵站B1出口,接步行約5分鐘) 費用:HK$250/堂,全課HK$900 (4堂) 語言:廣東話

* 可分堂報名 ** 報名全課,並且一次繳付所有費用才可獲共$900元的9折優惠 (現場付款需於第一堂繳付所有費用)

* 凡是中小學教師,半價優惠,即$125/堂,$500/4堂。 ** 請報讀老師在報名表格上注明中小學教師和任教科目。( 範例:陳小明 小學教師 歷史科) *** 報讀課程的中小學教師,只要出席全部課堂,均可獲證書一張。

若有任何查詢,請致電2138 7857或電郵tshon@jointpublishing.com聯絡。


【課程內容】

第一課 2019年11月30日(六)11:00 – 13:00 庫爾德族人與大中東政治

庫爾德族最近成為國際媒體最關注的新聞之一,土耳其要清剿盤據在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武裝。曾與美國並肩作戰對抗「伊斯蘭國」的敘利亞庫爾德人,在面對土耳其威脅時卻被美國總統特朗普倒指為比「伊斯蘭國」更壞。散佈於大中東四個主權民族國家高山上的三千萬庫爾德族群,他們的命運反映了一頁殘酷的中東歷史,以及與西方外交政治的糾葛。在不斷和西方結盟及被出賣的過程中,對我們不無啓示。

這個悲情民族的文化面貌,大家可能認識不多,而本堂課將邀請居港的庫爾德人作為特別嘉賓,他會用流利普通話與我們零距離分享他的心聲,同堂加映敘利亞庫爾德「羅賈瓦國」影片鮮見段落。

第二課 2019年12月7日(六)11:00 – 13:00 烏克蘭與東歐民族主義的崛起

東歐最東端的烏克蘭,夾在大國政治中爭扎求存。其最為人廣知的是零五年的「橙色革命」和一四年的「廣場革命」,紀錄後者的紀錄片《燃燒的冬天》( Winter On Fire )更在香港社區廣為播放。講者曽親訪「廣場革命」及與抗爭者進行廣泛訪談,並見證烏克蘭獨立路上的顛簸和民族身份追尋的跌宕起伏,可在《燃燒的冬天》之外帶出更縱橫交錯的角度。

烏克蘭的民族主義蠢蠢欲動,不過從烏克蘭到東歐多國:波蘭、捷克、匈牙利等,來到共產倒台三十周年之際,新一波民族主義一樣迅速崛起,挑戰歐盟的整合力量。東歐的變化是全球化退潮的縮影,探討當中根源所引發的民主危機討論,實在可作為我們寶貴的一課。

第三課 2019年12月14日(六)11:00 – 13:00 「塌牆」下的補課式革命: 東西德統一實驗場

講者三十年前站在柏林圍牆倒下的一刻作報道,自此便多次造訪柏林,發現在「塌牆」的一片歌頌聲中,過去三十年以來竟然默默在德國人中間製造了更深的隔閡。有人指重新統一的當代德國歷史,乃是由一種所謂「勝利者」書寫的歷史,而僅僅將當年發生在東德的革命當做一場補課式運動來看待,並有意抹去東德人的歷史記憶,奧地利文化哲學家博里斯.布登(Boris Buden)稱之為「自由殖民主義」。

正值柏林圍牆倒下三十周年,透過講者對前東德人最新一輪的訪談,探討應如何正視這種發生在德國人內部的殖民主義?在這個歐洲的心臟,它正在默默滋長一種重回老路的「怨憤文化」和新右翼的萌芽,迫使大家重新審視這場統一實驗的果實。

第四課 2019年12月21日(六)11:00 – 13:00 拉丁美洲的困惑

從巴西亞瑪遜森林大火到智利大規模示威,再次暴露「拉美化」的怪圈:貪污腐敗、財富分配不均、人口貧困化、失業上升、公共開支不足、外債高企,社會矛盾日深,而這個怪圈尤如陰魂不停在這塊大陸土地上肆虐。當我們以智利政府如何回應群眾示威作對比,但另方面何不借此機會深入了解智利的困局背後,尋找全球化在拉美地區響起第一槍之後,整個拉美怎樣落入「中心與邊沿」的陷阱裡。

講者曾走訪拉美多國,在千禧年之初南美洲所試圖揚起「命運自主」的旗幟,如今在委內瑞拉身上驟然倒下。究竟拉美的模式,無論是前世或是今生,它在人類歷史上有何意義?

96 次瀏覽0 則留言